衡水新闻>>衡水人文历史>>

听海

2019-06-26 11:32:08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七月下旬,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相约两位知己到龙口的海景房小住几日。三百公里自驾,车马劳顿,一行人在目的地终于凑齐时,已经晚上十点,吃罢饭,已近子夜时分。好友久别重逢,实属不易,且相聚地点远离家乡,不是在天涯,也是在”海角”(住地距离蓬莱仅八十华里),虽然夜已深,但一天的疲惫竟然云消雾散,人人精神焕发,没有一点睡意。大家一致决定去海边,即使看不到海也没关系,我们去听,去听海!

生活在内陆的人,总是向往大海。尤其生活在城市里,满目的水泥丛林,日日月月又年年,早已疲劳了视觉,也固化的想象。若有幸来到海边,一旦看到一望无际的尉蓝的海水时,你的心灵所有的窗都打开了,不由自己,心儿向着那水天一色的蔚蓝飞翔而去。眼下时刻不可能享受那份美感了,因为已是子夜时分,万物已入梦阑珊。

海景房的小区距离海边不足一公里,出了小区门口,就走在了通往海堤的大路上,约八百米的尽头就是时常令人魂牵梦绕的大海。这时一股股海风顺着这条大路吹来,轻拂面颊,好像迎接我们几位远来拜访她的客人。在清爽的海风中,还夹杂着一种声音从耳畔掠过,隐隐约约,似是天边的雷声——那是海的声音!距离海边越近,那种声音就越来越大,及站在大海的堤坝上时,已近乎惊天的雷鸣。

我们在由水泥和石块砌成的堤坝上坐下来,感受着大坝从白昼烈日中摄取的热量,向着涛声的方向望去,没有蔚蓝,没有海鸥,没有海天一色,只有茫茫的墨色和远方几点飘摇的灯光,那灯光是渔火。此刻,正值涨潮,借着海浪翻滚时现出的微光的反射,只见一个接一个的微白的巨龙滚动着扑向大堤,随之便是海水撞击大堤的轰鸣。想起了张惠妹的一首歌《听海》:写信告诉我今天海是什么颜色……听海哭的声音……。今天的海的形消失了,只有涛声,没有哭的声音,有的是力量,恢宏和激荡!无声的风把粉碎的海水,翻到空中,飘卷向大堤上听海的人,甜甜地浸润着眉梢和鼻腔。闭上眼,任思绪和海的声音一起飞扬吧。。。。。。

一个时辰下来,发现这个声音总是一个节拍,显得很单调。但殊不知,这个单调已经持续了亿万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只有这一个节拍。但在一个节拍里,曾经进化出无限多的生命体,由单细胞进化到几十吨重的恐陆地动物;就这么一个节拍的千万年的重复,又滋养出宇宙中最智慧的物种一一人类。想到这些,一种敬畏占据了内心,屏息聆听着这雄浑的声音,一声一声怎么会感觉枯燥乏味呢?每一声都是一场宏大的乐章,每一声都迸溅出动人的故事。

夜色深沉,涛声依旧。蔚蓝是海的粉饰,涛声才是海的灵魂;白昼的阳光炫了看海人的目,且昏聩了海的倾诉。只有去静静地聆听,才能发现大海从远古走来的足音。人,就是寻着这一足音,从天荒到地老。

据说上帝用土造人,实是谬论。假如有疑惑,就来听海,在这深夜听听海的诉说!听海的人,定会异口同声地唱起一首歌:大海啊大海,生我养我的地方,海边出生,海里成长……!(褚清振)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翟一杉
下一篇: 银娃娃的故事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