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新闻>>衡水人文历史>>

银娃娃的故事

2019-05-21 14:59:49 来源:衡水日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银娃娃的故事(上)

龙文鹏整理

冀州区增家庄,从前是个穷村。但老话说得好“家贫出孝子,国乱出忠臣”。再穷也有治穷的,再贫有济贫的。

相传,当年增家庄全村吃水是个大问题。夏家街有眼井是苦的,郭家团儿有眼井是苦的,后街、韩家街井水都是苦的,人们年年只能苦熬。在南头儿大庙前,有片几十亩大的坑塘,俗称大坑(qīng)。北岸有个水眼簸箕,每次下大雨多半个村子的雨水,通过庙旁街道都往这里汇集,流入大坑(qīng)。大坑(qīng)里的水是天然水,口感好得多,人们拿它当珍宝,常常吃坑(qīng)里的水。天旱坑(qīng)干没水,大家就在坑(qīng)中挖坑,担水坑中泥浆水,回家在缸里、桶里、盆子里沉淀好再用。可这水也没有保障,时常断。

甜水井好,也叫“洋井”。村上人都想打眼洋井,可是投资太大,打不起。不像打苦水井,挖个一两丈深的大坑,用砖砌个井筒子完活那么简单。于是,村里负责人,召集群众,你征我献,七敛八凑,筹够洋井款。就请来外地打井队,在水眼簸箕西边打了一眼。唉!一尝水又是苦的。于是打井负责人就给村里负责人提议说:“你村再打一眼吧!您准备物料,俺出工不要工钱,只管大家饭吃就行。”

打井

当时,本村韩老佩他妹妹凤春,嫁给了本村前街姓李的。丈夫在江苏新安镇做买卖发财,日子富有。她听到这个情况,就主动站出来,跑到村负责人那里说:“咱村接着打吧,我包啦!我出钱。花多花少都算俺的。”停停又说:“你给打井的这伙人说,就说俺有话,叫大家放心大胆打吧,毁了也一分不少给,咱穷不能亏外人,再难也不能坑卖苦力的。”

之后,不久,又打成了一眼洋井,井泉旺盛,随提随长,吱吱冒泡。水色清洌透明,水质是蛤蟆不走——蹦得(dei),一尝,稀甜。清账时,村负责人见了韩凤春说:“人家打井队说啦,‘俺们是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说不要工钱就不要。”凤春随即让他回应,说:“咱们是巾帼妇,小女人有言在先,工钱分文不少。”这样你忍我让,结了局。

这洋井,处在村子中心,紧靠那眼新井,南挨大坑(qīng),北是一片辽阔广场。它口大,中心用柏木十字支撑,条石封边,周围灰砖铺地。全村几百户人家,都吃洋井水,用苦水饮牲口。这里每天担水的,赶着牲口饮水的,哩流拉拉,时有来往。特别是清晨,担水的人们向井台聚会,像赶早市小集。井台上时常发出水桶碰石声,桶桶互撞声,叮啊当的清脆悦耳。附近三里五里的邻村,常有人来担甜水喝。韩村是集镇村,大车店、饭馆子用牲口水车拉。有人常年用车子来推,回去卖甜水。


责任编辑:翟一杉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