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新闻>>衡水图片新闻

衡水人科考在南极——“能到南极来,是一种缘分”

2018-06-11 14:22:35 来源:衡水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衡水气象人张金龙科考在南极——“能到南极来,是一种缘分”

衡水气象人张金龙科考在南极—— 南极风光

中国南极中山站建立于1989年2月26日,是中国第二个南极考察站,也是开展进行南极海洋和大陆科学考察的理想区域。自建成后,一批又一批考察队员来到这里开展科学考察,去年底一位衡水人作为第34次南极考察队员之一来到南极,这使得衡水市民对那片神秘的土地产生了更多好奇。考察队员们在那里的日常工作生活是怎样的?他们有什么独特的见闻呢?近日,记者连线了在南极中山站执行科考任务的安平县气象局地面综合观测员张金龙——

张金龙是安平县气象局一名地面综合观测员,他经历了3次严格体检以及相应的技术培训,凭借着过硬的身体素质、良好的专业技能和过硬的政治素养,最终于2017年8月,确认被选拔为第34次南极考察科正式队员。2017 年11 月8 日,张金龙和另外18 名队员从位于上海的中国极地考察基地码头乘坐“雪龙”号极地考察破冰船出发赴南极中山站。

出门“全副武装”抵御暴风雪和紫外线

中山站位于东南极大陆拉斯曼丘陵地区,靠海,有两个小湖,相对来说比较温和,地势平坦,适合开展考察活动。

张金龙的任务是常规的气象观测、巡视大气成分分析设备并进行维护以及按时进行大气成分采样,任务十分繁重。为尽快熟悉新的探测环境和业务,他到站后抓紧每分钟时间向老队员请教,反复学习留站的交接文本、各种仪器技术手册和注意事项,从而熟练地掌握了业务规定和流程。

“南极的暴风雪几乎没有征兆,说来就来,”张金龙说,在南极遇上大风天是常有的事,这种天气从事户外工作,走起路来就像是背了一个四五十斤重的沙袋。风大时气温会上升,但等风小了,气温又降得非常低。在日常工作中,队员们经常要面对的就是狂风暴雪,因此每次出门,帽子、墨镜、手套这三样是必须带的。如果碰到暴风雪,风镜、面罩、企鹅服等装备就得一起上。中山站历史极低温度是零下45.7℃。而且风速大,最大风速有50.3米/秒,相当于15级的大风。暴风雪对能见度的影响比较大,队员们在室外观测栋内会提前准备好应急食品,虽然所有观测栋都离站区不远,但也怕这种严重暴风雪阻隔回不来。

张金龙告诉记者:“虽说南极的气温酷寒,但南极紫外线特别强,在室外时必须戴着墨镜、面罩,才能避免皮肤与眼睛灼伤。”此外,南极又被称为“极旱之地”和“白色沙漠”,年平均降水量仅有30-50毫米。中山站室内的湿度常年不足20%,队员非常容易出现口干舌燥、皮肤开裂的现象。

在这里能吃上温室蔬菜

在日常生活方面,这里的条件也比较艰苦,但相比前些年,生活条件还是有了提高。“在这里,我们有自己的越冬宿舍楼,水电齐全,屋里挺暖和。新鲜蔬菜和水果都是通过雪龙船运过来的,路上要经历一个多月的时间,所以像白菜、洋葱之类的新鲜菜到站后大约有一半会腐烂掉。但是有速冻的蔬菜和蔬菜罐头,这样算来菜基本也能保证。我们还有自己的蔬菜温室大棚,可以种植黄瓜、芹菜、香菜、生菜、韭菜等蔬菜,一般一周能吃上一回温室大棚种植的蔬菜。”对于生活条件,张金龙并没有过高要求。他告诉记者,中山站旁边有两个湖,一个是站区内的莫愁湖,氯离子含量较高;另一个是离站区5 公里左右的进步湖,进步湖的水质相对比较好。目前,队员们生活以及饮用水一般都是从莫愁湖里抽取,极夜之前大家也会去进步湖取水,再用车拉回来,把越冬宿舍楼内的饮用水罐灌满。

这些年,国家对极地工作越来越重视。中山站已实现了与国内的即时通讯,打电话、上网都很方便。考察站内有一个篮球场,平时大家可以打篮球、羽毛球、排球、乒乓球、台球。这里还有一个活动室,是队员们的会议室和休闲娱乐的地方,里面有KTV系统,还可以看电影。此外,站内还有一个图书馆。

极昼极夜极光大自然的馈赠

南极有极昼极夜现象。极昼极夜差不多持续两个月。极昼期间太阳一直在地平线上挂着,没有白天黑夜的概念,完全靠看着手表安排作息。极夜太阳一直在地平线以下,可能中午会有些光亮,但是绝不会阳光明媚。极夜比较难熬,没有太阳,人的身体和心理都会有变化。

极光也是我国极地科学家研究的重点对象。它是一种绚丽多彩的大气发光现象,由于太阳带电粒子流(太阳风)进入地球磁场,在地球南北两极附近地区的高空,就会出现肉眼可见的绿色、红色、蓝紫色兼有的极光。中山站建有一个“极光观测栋”,那里安装了多台高精度极光光学观测设备,能够拍摄到不同尺度、谱线和频率的极光图像。极光中任何微弱的信号都难以逃脱它们的“火眼金睛”。

张金龙说,漫长的黑夜、彻骨的寒冷、空寂的雪地、稀少的物种、单调的生活……这些极端条件会对人的生理和心理造成的巨大精神压力,加上远离亲友,人很容易产生孤独、抑郁等情绪。到南极以后,张金龙也曾产生过很大的心理波动,孤独、失眠、想家,幸运的是,他都坚持了过来,并将此经历视为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另外,站上也格外注重工作人员的心理状况,每个月有专门的医生对大家进行体检,一方面检查身体,一方面收集大家的身体数据。

南极是什么?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答案。“你只有去过南极,才会真正爱上南极。”张金龙说,坐在极夜苍穹下,看流星划过,看绚丽多彩的极光舞动,那种心境无法用语言形容“, 能到南极来,是一种缘分。”(褚凤娜)

责任编辑:翟一杉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