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新闻>>衡水人文历史

冀州历史上的美德女性

2017-05-09 09:38:56 来源:衡水新闻网

1929年刊印发行的《冀县志》中的第20卷,专门记载了今衡水市冀州区历史上的92名美德女性,她们人人都是女中楷模,值得学习效仿。

识体有节

这些美德女性,识大体,有气节,有骨气,备受史、志书和人们推崇、敬重。

韦宋氏,前秦太常韦逞母,晋朝(265—420年)时人。她的事迹,不但载《晋书》,而且,清朝康熙、雍正、乾隆版《冀州志》都有录,说她“能传《周官》之学”,乾隆版《冀州志》称她为“冀州烈女之首”。

前秦(350—394年)国君苻坚视察太学时,得知因为找不到懂《周官》(也就是《周礼》)的教授,所以礼乐没有开设。后来,打听到当朝太常韦逞的母亲宋老夫人传承了其父的学问,精通《周官》音义。虽然年纪80多岁了,但是,眼睛还没有花,耳朵也没有聋。

于是,苻坚聘请宋氏开设礼乐课程,讲授《周官》。宋氏毫无推辞,在家里设讲堂,教授了120名学生。宋氏坐在红纱幔里,隔了一层红色的纱帏,每天给学生们讲授《周官》。几乎失传的《周官》这门学问,又重新流传于世。以后,周礼的学问,天下就很盛行了。宋氏也因此而受到人们的敬重和朝廷的赏赐。苻坚给她赐号“宣文君”,并且送了10个丫鬟去服侍她。宋氏成了前秦太学教授《周官》的博士,也成为中国古代历史上第一位女博士。

在宋氏的儿子韦逞年幼时,宋氏就教韦逞读书,学习《周官》。她“昼则樵采,夜则教逞”,即白天上山砍柴,到了夜晚,便一面纺纱织布,一面教韦逞。如此苦教苦学数年,韦逞的学问与日俱增,名气逐渐大起来了,终于成材,做到了前秦的太常。

张杜氏,给事中张继祖妻,是今冀州镇北金村(原名为金村)明朝时人。老人们记得,金村村南曾经有张继祖墓。

杜氏“有女行,奉夫教子皆合礼。”明正德年间,冀州境内贼盗曾经泛滥,一次,杜氏为躲避贼盗,与众老妇出逃,藏匿在草泽中,被贼搜查到。贼盗逼迫她“上马伏地”,她临危不惧,大骂:“贼奴残善,恨不得切汝肉,以饲犬。我儒家女,敢污我耶”。贼怒,害死了她。诏旌其门曰:“贞烈”,赠“太儒人”。有诗赞云:“全节谁如阿门贤,白刃丹心悬烈日”“贞魂已逝名仍在”。

王陈氏,举人王祚昌妻。明朝时人。癸未年,流寇犯冀州境,城陷兵逼。陈氏她不屈不从,贼“威以刃”,她“骂愈历”。贼将她“刃断为三而死”。

轻财重义

这些美德女性,品行高尚,舍弃自家的钱财,投向教育事业或者公益,得到朝廷的嘉奖和群众的赞赏。

路傅氏,刑部侍郎路伯达妻,是今小寨乡南庄村(现析为东南庄和西南庄2个村)金朝时人。冀县(今冀州区)《地名资料汇编》载:“南庄村有金刑部侍郎路伯达墓”。

志书称傅氏:“相夫教子,名动朝廷,天子赐号‘成德夫人’与‘宣文君’。诚千秋之懿范也。”

路伯达出使宋,得金250两、银1000两。当时,惯例是使宋者得财,都归个人。而路伯达却上奏朝廷,将自己所得金银全部献给国家,用以“助边”,并且表示“致仕”(退休)。奏折还没有被章宗皇帝批复,路就去世了。章宗皇帝(1190年至1208年在位)看奏折后,嘉奖路,赠官太中大夫,并且把金银退给路家。

傅氏说:“此非吾夫意。”再次把金银献给国家,但是,国家不收。于是,傅氏把这部分金银,“付之州学”:买上等田地2000多亩,以办教育,“供生徒”。此事被地方官奏报朝廷后,章宗皇帝给傅氏赐号“成德夫人”。《金史》赞曰:傅氏“买田赡学”,“妇人秉心之烈、制事之宜,乃能如是,士大夫溺于世俗之见者宁不愧哉。赐号成德,不亦宜乎。”

雷刘氏,雷择中妻,雷润生母,今小寨乡谢家庄村清朝时人。刘氏为实现故夫遗愿,出钱1600缗,创建育英义学,又捐钱2100缗,以其中1715缗置地41亩,余钱生息,“为义学常年经费”。

刘王氏,刘勋尧妻,今小寨乡谢家庄村,清朝时人。王氏遵故夫遗命,捐助谢家庄学堂地9亩5分。

范王氏,范三乐妻,冀州明朝时人。夫早亡。王氏“施义田济穷人至百余家”。

赡老抚幼

这些美德女性,以自己的爱心、诚心、勤劳和韧性,支撑家庭,赡养老人,抚养孩子。她们有的虽然“家贫如洒”、生活困苦,但治家勤俭,“亲操井臼,日夜纺织,无一朝间暇,昼夜作苦,甘之不辞”,而赡老、奉夫、教子;她们有的虽然丈夫故去,一家“生养死葬皆自己一人肩”,昼田夜织,樵采井汲,口不言劳;她们有的对待老人数十年奉养周至,寒暑无惰,日夜不离侧,夙夜护视甚谨,逾月不解衣带,喂食、擦屎端尿等;她们有的课子读书,昼则樵采,夜则教书,教子成名,等等。

李氏,李清芳妻,今门家庄乡西堤北村,清朝时人,夫早亡。李氏活了96岁。李氏一生含辛茹苦,侍候祖父、公婆入土为安,抚养了子、孙、曾孙、玄孙、六世孙。历经8代人和六世同堂。时直隶督李鸿章书“八叶衍祥”匾,予以褒扬。

王阿足,旧唐书有传。传曰:冀州人,“守义不嫁,化及乡人”。王阿足早孤,无兄弟,惟姊一人。未有子而夫亡。因为看到姊年老孤寡,而誓不再嫁,以养其姊。“昼田夜织”,20年姊亡,“葬送如礼”“乡人服其义”“争遣妻女往师其风训”。

柴孙氏,柴士乔妻,冀州清朝时人。癸未年,孙氏躲流寇,抱着自己的女儿与寡弟媳抱着自己儿子外逃南宫,南宫陷,又逃,寡弟媳死,孙氏“料女与侄不两全”“弃女抱侄”,女遗而侄免。乡人称曰“义姑”。孙氏90岁亡后,侄与孙氏子争相扶灵、打幡、摔瓦。

朱田氏,朱九存妻,冀州明朝时人。儿子翊宸8个月时,夫九存“应州试溺水死”。公婆双亡,九存有一5岁的小弟。田氏“抱子抚叔”,纺织资生,历经荒乱,艰苦备尝。儿子翊宸入郡庠,小叔也有名声。

李苏氏,李思乐继妻,冀州清朝时人。儿子李大见3岁时思乐亡,苏氏独自一人把大见养大并成家。大见儿子李之蕃不到1周岁时,之蕃母亡。苏氏“朝夕含哺,无异抚大见”,后之蕃“补郡子员”。

朱李氏,朱萼妻,冀州明朝时人。李氏19岁时生子如盘,如盘岁未周,夫亡。公姑命改嫁,“刺一目,誓不二”。她茹苦持家,教子读书,盘终成名。

曹姚氏,曹仁妻,冀州清朝时人。夫早亡。培养儿子曹焕然成为诸生,孙子曹儒中成为举人。

范王氏,范三乐妻,冀州明朝时人。抚3子,“学皆有成”;教6孙,“为诸生者五”。被官府“匾旌六次”。

李阎氏,李玠妻,冀州清朝时人。夫亡。婆婆故后,卖掉自己的嫁妆、饰品,办理丧事。深得乡人赞扬。(冀州)辛向党

责任编辑:王琛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